您好,欢迎来到伯驹网,
客服电话:19963565577 | 帮助中心

郑州中原区人民医院出租科室 违规开方卖自制药

   日期:2011-06-29     来源:本站    作者:管理员    浏览:314    评论:0     联系人:姓名联系电话:
核心提示:医院与承包人签订的“联营合作协议”不少单据上该有医师签字或盖章的地方都是空白阅读提示自称连续多年被省市评为“文明单位”、“文明医院”的郑州市中原区人民医院(又称郑州市中原人民医院),卫生部门批准的诊疗项目有8个,而知情人说...

人民网健康频道医院与承包人签订的“联营合作协议”

人民网健康频道不少单据上该有医师签字或盖章的地方都是空白

阅读提示

  自称连续多年被省市评为“文明单位”、“文明医院”的郑州市中原区人民医院(又称郑州市中原人民医院),卫生部门批准的诊疗项目有8个,而知情人说该院先后出租、承包诊疗项目(即科室)多达36个,院方在收了租金后再和承包人在药费、
治疗费方面进行分成。让人吃惊的是,在这些科室坐诊的所谓“名医”、“专家”大多无行医资格,所开处方上不显示药名和真实签名,其向患者力荐的“特效药”,没有批号来历不明,而身肩审核、发药、调配诸环节的院方对此并不过问。

  从今年5月份起,记者对此情况进行了深入调查。

  医生举报医院出租科室问题多

  从今年5月份起,郑州市中原区人民医院部分医护人员和知情人不断向本报反映,该院先后违规将全院36个科室对外出租、承包,使得一些并无资质的“黑大褂”大赚黑心钱。

  一名知情人说,该院自2006年9月迁至现址冉屯路3号以来,将医院科室以每月数千元的价格对外出租、承包,每年有100多万元进入了“小金库”。而不少承包科室自制的“神药”,是没有任何批准文号的假药,打着医院科室旗号挂在网上的几个“虚拟科室”,售出的药也全部是假药,这些很普通的中药加些西药和激素,就成了“特效良药”,欺诈误导患者。

  一位曾在该院
工作过的人员反映,那些出租、承包科室宣传的不少坐诊“名医”,根本就没有行医执业资质。科室自知用的是假药,在开方时不敢写药名和使用卫生部强制规定的处方,不敢把处方底联或门诊病历给患者。此外,院方每月与这些科室进行分成。

  该院一名医护人员气愤地说,院领导只关心租金和分成能不能得到,只要出租、承包的科室不出人命,想怎么干都可以,“群众
看病还有安全感吗?”

  患者投诉被“免费赠药”忽悠到底

  与此同时,一些患者也纷纷投诉该院存在的问题。

  四川乐山一名患者说,去年12月初,他在网上发现了“郑州中原人民医院气管炎治疗中心”能一次性根治气管炎的广告,承诺免费赠送试用药,病好三年后再付款。今年1月1日,这名患者即将服完寄来的试用药,就致电医院,值班医生答复说他的病完全可以根治,请马上把钱汇来,否则一停药会影响治疗效果。

  为了不耽误治病,这名患者便将900元钱汇到指定账户购回一疗程的药,服完后感觉病情无任何变化,医生又说服完5个疗程病一定会好,然而5个疗程过去了病情如故。患者于是质问值班医生,医生称:你的病没有治好,继续治疗你就得出钱,否则就不发药。“就这样,我的支气管炎仍归自己,钱可归医院了。免费赠药完全是引人上钩的诱饵,病好三年付药款纯属骗人。”该患者气愤地说。

  一些外地患者反映,到该院一些科室看病,大夫往往说患者得的病很重,不用他们的“特色药”治疗后果将很严重,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一些坐诊医生用的是假名字,患者等吃了药后才发现吃的是没批号的假药。

  记者调查发现30多个“黑户”科室

  郑州市中原区人民医院是家正规综合性医疗机构,也是医疗保险定点医院、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定点单位,且自称连续多年获得“文明医院”等称号,患者反映的问题是否存在?

  从今年5月份起,记者和多名志愿者对这家医院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调查,发现该院确实存在违反《医疗机构管理条例》、《药品管理法》等承包科室的现象。

  记者在郑州市卫生局医疗卫生机构查询系统查询发现:该院的性质为“非营利性(政府办)”。卫生部门批准的诊疗项目有内科、外科、
妇科专业、科、口腔科、医学检验科、医学影像科、中医科共计8个。然而记者在暗访中发现,该院从事大量超范围经营活动,出租、承包科室,先后开设有西医泌尿外科、无痛肛肠科、中医泌尿科、中医外科、不孕不育症、牛皮癣、整形、疝气、血液、颈肩腰腿痛、静脉曲张、脉管炎等20多个诊疗项目,国家不允许医疗机构内开设医疗中心,但该院还开设有中医呼吸气管炎哮喘病研治中心、中国中医脉管炎研究治疗中心、中医外科治疗中心、股骨头坏死康复中心等。这30多个承包科室,大都宣称由“名医”、“博导”坐诊。

  承包人是如何进入该院“济世于民”的呢?历经曲折,记者联系上4名愿意透露内幕的承包人,他们出示了2006年9月起与该院签订的合作协议。

  这些“联营合作协议”约定:院方提供专科诊室,每租一间房,院方配备桌子、椅凳两套。每月25日前,向院方交管理费2600元(大科室交5000元),并交纳5000元的风险抵押金。专科(诊室)在聘人员、(科室)宣传等,由承包人负责,专用药品由医院统一管理,统一收费。出现医疗风险、医疗纠纷由承包者承担,院方负责协调解决。

  “打进正规医院靠的就是钱。”一名承包人透露了幕后操作方式,一是承包人主动找到院长承包科室,二是院长让人介绍他人来承包,院方则以“中原区人民医院”或“中原人民医院”的名义,与承包人签订合作协议。除书面协议外,医院与承包人还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即承包方式是医院出牌子,承包人投资,用的药可自制,也可自己批发自己销售,价格自定,科室的坐诊人员院方也不干涉。承包人除每月向院方足额交纳管理费外,月结算时双方再按比例分成,即院方扣除药费的20%、治疗费的25%,上述费用都不开票,一到月底院方就将科室的门诊收费在电脑中删除了。

  一名“金盆洗手”的承包人坦承:协议签订后,承包科室便可凭医院的信誉和行头,利用老百姓有病乱投医的
心理,进行虚假宣传或过度诊疗挣钱,患者统一在医院收费处交费,经过如此包装,就是业内人士也很难辨出里边的“玄机”。

  医院难道不怕检查?面对记者的不解,承包人笑言:“院长说上面有人罩着。上级检查前医院会通知,承包人心知肚明地或者关门,或者把科室牌子摘掉换成其他牌子,把没批号的药藏好,让没有执业资质的坐诊人员休息。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发现有科室被查处过。”

  承包科室违规开方推销自制药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该院一些承包科室宣传坐诊人员是“名医”、“博导”、“中医泰斗”,不过,一些所谓的“名医”在宣传中说叫张三,而在看病时自称李四,写处方时又变成王五。如医院西医泌尿外科(泌尿生殖科),在医院网站“名医介绍”中称他们有医师金振界、闫梅、李瑞。自称闫大夫的男子在处方上签名时,则把“金振界”和“闫梅”合二为一,写为“闫振界”,还有一张写为“闫才介”。

  该院中医外科宣称其“发明”的“浴肤散”,“对牛皮癣的治愈率震惊了医学界”,荣获国际尤里卡“最高发明奖”。一名知情人看着记者手中大量由该科“张学先”签名、随意定价的处方说,这是典型的“吹牛皮”,真正开方的人姓于,该科花钱借“张学先”的执业证并使用其名字,张并不坐诊。8月14日下午,记者拨打该科电话,核实张学先本人坐诊和开方的情况,值班人员说张学先当天没坐诊,她会通知张与记者联系,然而截至记者发稿时,张学先也没有与记者联系。

  记者把该院
皮肤科医师“任淑平”开出的大量处方拿给一名知情人看,被告知该科室由吴某承包,是其他人签上任的名字的。8月17日下午,记者拨打皮肤科电话找任医师求证,值班人员说任医生这几天休息,也不知道她的电话,而该院热线电话也说不知道任医生的电话。

  该院五官科建有三个网站,称其“吹喉散”被中医界誉为“喉科神仙散”,1959年获得卫生部银质奖章,获“郑卫药字(1999)第64号”批准文号。然而记者调查发现,早在2006年2月28日,河南商报、新华网等对其进行了曝光,郑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大队认定“吹喉散”是“地地道道的假药”;2008年7月5日,国际信用评估与监督协会(ICASA)将之列入黑名单。最近几天,志愿者从该院先后开出“吹喉散”和“抗炎痒酊”等药,这些药均无批准文号,《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药品按假药论处。

  该院中医泌尿科,研发了“非淋排毒丹”、“前列排毒丹”、“湿疣排毒丹”等“特效药”。患者看病时,坐诊者想方设法往往把病情说得很重,非用他们的“特效药”莫能治。有“中华医魂”之称的马健,在处方上一笔画几个圈,靠一纸“天书处方”就收取3000元,还有的方子上连签名都没有。对此,审核、核对、调配、发药诸关口“全挂空挡”,医院只管收钱了事。

  患者和志愿者在该院
就诊的大量单据表明,类似的“天书处方”很多。记者注意到,该院中8个承包科室的“名医”在处方上不敢写药名,而是写上“中药费×元”、“西药费×元”、“治疗费×元”,不少处方医师连名都不签。更有甚者,一些科室连处方、药名和科室名都不写,只写上收费金额。知情人说,这些“名医”几乎都没有执业资格证书,所以不好签名;明知药是假的,治疗费也没有经过审批,把项目写出来不是自找麻烦吗?

  记者观察发现,一些承包科室的取药过程也很神秘。数个科室给患者看病,写好处方后并不按规定把底联留给患者,患者问开的是什么药也不说,然后坐诊者在另一张处方上写上“×费×元”,让患者带着该方交费,患者把收费条交回科室,科室再派自己人取药交付患者。这些药是从哪里取出来的是个谜,记者和多名志愿者试图破解却无功而返。最终,一名志愿者发现,一名穿白大褂的人员竟从汽车后备厢里取药。

  一有异常坐诊“名医”立即“躲猫猫”


  8月12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中原区人民医院,发现那些承包科室都挂着牌子营业。10点左右,传言上级来暗访,不一会儿,二、三楼的数个承包科室纷纷摘牌子关门。

  记者陪一名承包人来到院长孟祥阳的
办公

室退5000元风险抵押金,这名承包人3个月要不回的抵押金,此时院长立即让人退还。承包人与院长说起医院存在科室承包、自制假药等问题,还没等记者发问,孟祥阳迅速离去。此时,原来二、三楼的“名医”、“博导”都“躲猫猫”了,在两个小时内,数个科室硬是没人看病。

  知情人说,该院在网上还有“虚拟科室”。经指点,记者在网上找到该院中医呼吸气管炎哮喘病研治中心、气管炎治疗中心、中国中医脉管炎研究治疗中心、股骨头坏死康复中心、无痛肛肠科、中医神经内科等网站,但在医院内,记者并未找到这些科室。记者多次拨打网站上留的24小时热线,无人接听,而与网上的值班医生可以进行即时交谈,对方一个劲儿地劝记者介绍病情以便看病。

  资质查询找不到“名师”的名字

  8月17日,记者把收集到的该院10多个承包科室宣传的30名“名医”、“博导”名单,发到郑州市卫生局12320投诉系统,请其查询上述人员有没有在该院的行医资质,系统回复让记者登录郑州市卫生信息网执业医师查询栏目进行核实。记者按要求进行查询,并没有查到该院有这些执业医师或助理医师的名字。

  同时,记者把该院科室兜售的“浴肤散”、“吹喉散”、“非淋排毒丹”、“前列排毒丹”等24种药,发到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主管部门信箱,请其查证有无批号。至记者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

  省会一家著名医院的一名部门负责人说,医院存在这么多严重不合法的“天书处方”和自制药实属罕见。《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医疗机构必须按照核准登记的诊疗科目开展诊疗活动;《卫生部关于对非法采供血液和单采血浆、非法行医专项整治工作中有关法律适用问题的批复》规定,医疗机构出租、承包科室和内外部人员承包科室,并以该机构名义开展诊疗活动的,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予以处罚。同时,《处方管理办法》、《执业医师法》等对相关情况也都有明确的处理规定。(首席记者孙斌文 记者白周峰)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